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

बिदु-blog

刚下班,这些人就带着那几百块还没暖热的工资,去还债了。有些年后刚来的也在外面小店里挂了账。发工资时正是那老板阶段性的利润回报的时候。看这些人,在这种烂厂打工。平时他们很省的。但到了这,使他们能够想起是以自己的辛勤劳动换来的工资发到手时;又要把它们再送出去,心里会有何感慨。有人说这和信用卡一样,但信用卡是可以乱来的吗?虽说这厂我一万个厌恶,但今天他们说老板通知外面小店,若再在那里看到有这厂里人摸牌就没收了那门面。听到这事,觉得老板还是有那么点自私的行善的动作。我倒觉得老板不是那么的好,他或许只想让我们觉得他对我们好,所以才做了这些。要不然,别人在这里干了几十年,却只换取他一顿和领导同桌吃饭,而他们想要的是工钱,虽说也有给那些太老的员工的养老保险。(我只听说过养老保险还扣钱)事实上,这些人的养老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。这么多年来,多少新人老人,都说他小器,但我们也能感觉到那只是身体力行的节省。可总的来说,他是昧着良心做人做事的。不能说一个老板对员工的影响是不大的。看看这些人,当官的和扫地的。当官的一味胆小怕事,嘴上说一视同人。但做的事情明显的寻私枉法。扫地的脚上一双趿拉子。走路的神态就伴着那副装束,使没见过济公大仙的人也想得到。

随波逐流

一次偶然的经历,我感到了生命的无奈与漂泊于那不知目的地激流。好像是我今日才发觉一般,回首往昔。古今中外都是此种模式的人生。可今日看清了它的我,有些无奈的悲哀——漂泊复漂泊,何日不再漂泊。何日可于家中与亲邻好友安宁度日。这无法探其底的汪洋之流,为何我们如此知或不知的随波逐流!当我看清了它的原貌后,我知道我并不喜爱它。可是总有些东西是我要在它的身体里找寻索取的。